全靠冬奥把我们聚在一起

时间:2021-12-30       来源: 网络整理

2020年12月16日,“延庆海陀农民滑雪队”。资料图片/吴江 摄

2018年,“延庆海陀农民滑雪队”在吉林松花湖滑雪场培训时合影。资料图片/受访者供图

延庆石京龙滑雪场。新京报记者 王巍 摄

“延庆海陀农民滑雪队”队员张延峰参与重阳节健步走活动。资料图片/受访者供图

2021.12.26 《我家门口开冬奥》特别报道

12月28日下午,26岁的延庆农民张凯兴高采烈地告诉记者,他已经彻底拿下“卡宾弯”。这是个术语,滑雪者需要用雪板在雪地上滑出回转的弧形,并切割出两条清晰且平行的沟,要点是连续转弯时,雪板和身体的重心全部处于最佳平衡状态。

张凯是“延庆海陀农民滑雪队”中拿到国际教练资格的队员之一,他也因此在雪场找到了工作。2017年,延庆深山“羊倌”郎恩鸽卖掉了家里的300多只羊,和十几个好友一起,成立了“延庆海陀农民滑雪队”。目前,滑雪队有30人获得了国家职业滑雪指导员证书。

每天泡在雪场里“打Boss”的队员

腊月将至,各地农民“猫冬”享受农闲乐趣的时候,在延庆冬奥赛区附近的村庄,有些农民的休闲方式是如此与众不同。

“今天谁有空?下午雪场见啊。”12月27日,46岁的李艳霞刚忙活完孩子的午饭,就收到了队友一起去滑雪的邀约。安顿好家务,她带上装备就去了雪场。

白色的头盔,亮黄色的雪服,穿上装备的李艳霞坐上缆车,直接到了高级雪道的最高点。平行滑是李艳霞最近一直在攻克的技术动作,虽然今年刚刚加入到“延庆海陀农民滑雪队”,但李艳霞的滑雪时间可远不止一年。

滑雪运动为运动者带来自由、速度与激情,还有不断进阶的成就感,与李艳霞不同,从去年雪季开始,滑雪队的方壮和张凯就一直在练习“卡宾”。

延庆镇付余屯村是雪场附近的一个村庄,距离雪场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张凯说他最近每天都泡在雪场里,从早上八点多一直练到下午四五点。之所以八点多就来,是因为经过一夜的造雪作业,清晨的雪道上留有压雪机械留下的辙印,对于“卡宾”练习者来说此时的雪道条件是最好的。

突破总是发生在不知不觉中。12月28日下午,张凯宣布自己已经完全掌握了“卡宾”。“接下来再想进阶,就是腾空、翻转等花样滑了。”目前为止,“卡宾”是方壮和张凯耗时练习最久的一个动作。

30多岁遇见了自己的“真爱”

相较于李艳霞、张凯和方壮,队员李伟近来到雪场练习的时间有点少。北京2022年冬奥进入倒计时,作为海陀农民滑雪协会秘书长,李伟要处理的雪队日常工作多了起来。圆圆的脸上一副黑边框架眼镜,刚刚还在雪场上驰骋的李伟脱下雪服,换好便装,成了另外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

“2017年,郎队长让我加入滑雪队,跟他们不同,我真是一点基础也没有,所以犹豫了很久。但因为家门口要办冬奥了,自己又喜欢运动,思来想去才决定挑战一下。”李伟说。

李伟口中的“郎队长”是“延庆海陀农民滑雪队”的队长郎恩鸽。2022年冬奥延庆赛区,位于延庆区张山营镇。申办冬奥成功后,延庆区的冰雪运动氛围一下浓厚了起来,同时开始封山育林、保护生态。农民出身的郎恩鸽一寻思,索性卖掉了家里的300多只羊,召集几位发小儿,一起在家附近的万科石京龙滑雪场练起了滑雪。

2017年7月11日,在张山营镇的支持下,张山营镇“延庆海陀农民滑雪队”正式成立,18名队员平均接触滑雪时间10年,成员大多都是来自张山营镇万科石京龙滑雪场附近各村的农民,队伍里的好几个人都是当地小有名气的民间滑雪高手。

“在三十几岁的年纪,遇见了自己的‘真爱’。”李伟这样讲述自己和滑雪的这场邂逅。为了多练习滑雪,在不耽误原有工作的基础上,李伟每天中午下班后,几乎不吃午饭,计算好公交车到站的时间,争分夺秒地坐车到雪场滑上半个小时,然后再赶到单位上班。一边一次又一次和自己较劲,一边利用业余时间学习冬奥冰雪知识、练习专业英语——这是李伟最初接触滑雪时的日常。

至今,在李伟的家里,一双已经磨旧的雪鞋依旧珍藏着。“那是我的第一双雪鞋,和媳妇软磨硬泡好一阵,她才同意让我买了一双最物美价廉的。”李伟身上的装备已经多次更新、升级,但那双雪鞋仍是他最有感情的一双。

“想滑出名堂,光靠野路子不行”

“我们的队员都是农民身份,有种苹果的、当电工的、打零工的,甚至还有*持农家婚庆的。全靠家门口的冬奥,把我们聚到一起。”念叨起雪道上的兄弟姐妹,队长郎恩鸽觉得能聚在一起真是不容易。

队里确实有民间高手,但苦练之余离不开专业教练的指导,郎恩鸽反复说,“雪队想滑出名堂,光靠野路子不行”。组建滑雪队后连续两个雪季,郎恩鸽带领队员向专家教练、职业高手等各路专业人士学习请教,驻扎雪场、苦练本领,结果第一年队里就有11名队员顺利通过专业考试,获得国际滑雪教练指导员一级教学证书。

28岁的方壮是延庆区永宁镇新华营村村民,本职工作是在刑侦队负责训练警犬。他的雪技最开始就是凭借自己的野路子练就的,加入了滑雪队,接受了正规的培训后,他才意识到,自己之前能驾驭高级雪道,完全靠年轻、胆子大,其实有不少隐患。之后按照专业教练的指导,自己反复领悟与练习,动作开始一点点专业、规范起来。

被滑雪改变的农民们

“从山顶上滑下来,耳畔全是呼呼的风声,什么都不必想也不能想,好似全世界里只有冰雪与自己……”李艳霞这样向新京报记者描述滑雪带给她的自由感。

儿子四年级的时候,依托于**号召的“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政策,轮滑、滑冰、滑雪等冰雪运动走进校园,走进课堂,也走进了李艳霞和她孩子詹燊的生活里。

詹燊刚接触滑雪就对滑雪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有空就缠着李艳霞去附近的滑雪场。站在雪道下面看着儿子从初级道升级到了中级道,李艳霞的心里除了骄傲,也带着羡慕。“心里痒痒,可是体重、年龄都是个问题。”嘴上这样说,却架不住儿子、朋友一撺掇,李艳霞穿上雪服,在儿子的“指导”下,第一次从初级道上滑了下来。

当时的李艳霞没有想到,未来的自己居然会报名参与2018年延庆区启动的滑雪技能体育志愿者和滑雪教练员大培训,没有想到自己会加入到农民滑雪队,更没有想到年过四旬的自己有一天能和儿子一起,从山顶的高级雪道并肩呼啸而下。

对于李伟来说,滑雪为他打开了一个新世界。2018年李伟陆续考取了国家职业资格认证五级证书(滑雪指导员)、高山滑雪二级裁判证书等,成为一名滑雪教练员、裁判员。

郎恩鸽告诉记者,现在农民滑雪队共有正式队员、预备队员69人,其中一半队员都已成为冬奥城市志愿者,“志愿者目前已经完成了各种培训,现在就等着家门口的冬奥正式开办,也有信心为这场盛会贡献自己的力量”。

新京报记者 曹晶瑞

热门推荐
  1. NO.1 为何要建国家公园?国家林草局解读

    新京报快讯(记者 陈琳)国家公园与自然保护区、自然公园有什么区别?建设国家公园出于什么考虑?10月21日,在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林草局副局长李春良介绍,按照生态价值和保护强度,我国自然保护地

  2. NO.2 北京冬奥会冲刺脚步加快 警方最高规格落实场馆安保措施

      “进入场馆人员必须落实好疫情防控相关规定,逐人做好扫码登记、测量体温,必须出示证件才能进入场馆,只认证不认人。”2021年11月7日至11月10日,“相约北京”冰球国内测试活动在五棵松体育中心举办

  3. NO.3 北京丰台站开始联调联试

    11月23日凌晨,检测试验车停在北京丰台站。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北京丰台站进站大厅的设计大幅提升了空间感。小档案北京丰台站丰台站作为国家“八纵八横”高速铁路网京港台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国首

  4. NO.4 农行河北省分行原副行长王振林接受审查调查

    中新经纬9月29日电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29日消息,中国农业银行(601288,股吧)河北省分行原党委副书记、副行长王振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公布的

  5. NO.5 教育部公布2021-2022学年全国中小学生竞赛活动,36项赛事入选

    蓝鲸教育9月7日讯,今日,教育部办公厅发布通知,确定第五届全国青少年人工智能创新挑战赛”等36项竞赛活动为2021—2022学年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举办时间原则上为2022年8月前。通知指出

  6. NO.6 中央环保督察通报典型案例,眉山在黑龙滩水库周边违法开发房地产

    9月17日,生态环境部通报,第二轮第四批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深入一线、深入现场,查实了一批突出生态环境问题,核实了一批不作为、慢作为,不担当、不碰硬,甚至敷衍应对、弄虚作假等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

  7. NO.7 “东北多地停电”刷屏!手机没信号,红绿灯停运,为何多省史无前例同时拉闸限电?央媒说出真相

    9月26日,东北多地限电引发关注, 东三省用电高峰拉闸限电 、 国家电网客服回应东北多地限电 、 东北限电 等话题登上微博热搜。 据红星新闻报道,有网友表示,停电已持续了3天,并且时间越来越早,手机

  8. NO.8 发改委:加快建设全国用能权交易市场

    证券时报记者 贺觉渊9月16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完善能源消费强度和总量双控制度方案》,提出五方面17条细则。《方案》提出,推行用能指标市场化交易。进一步完善用能权有偿使用和交易制度,加快建设全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