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黑帮”当“内鬼” 湖北一公安副局长三罪并罚获刑19个月

时间:2021-12-31       来源: 网络整理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李微敖 种昂 再过9天的时间,到2022年1月8日,王松敏就可以重获自由了。

这位曾担任湖北省黄冈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副局长一职长达17年的前警官,被湖北黄冈浠水县法院判决,犯下徇私枉法罪、受贿罪、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罪三宗罪。三罪合并执行后,他的刑期为19个月。

王松敏所涉及的“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罪”一节,情节令人震惊:

他充当“内鬼”,向湖北黑社会组织之一——“铝厂帮”头目杨亮通风报信,以致杨亮安排“替身”居家,然后紧急出境,一度逃离到了中国澳门。

2021年12月,湖北省黄冈市浠水县法院公布了王松敏的这一判决情况。

杨亮统领“铝厂帮” 称霸黄冈建材市场

王松敏,男,1963年9月13日生,户籍在湖北武汉新洲区。他从警数十年,1996年11月,升任湖北省黄冈市公安局副科级侦察员。2003年1月,就任黄冈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副局长;2012年1月,任黄冈市公安局副县级侦察员、经济开发区分局副局长。

他所关联的“黑社会”头目——杨亮,则生于1973年11月24日,湖北黄冈浠水县人。

上个世纪90年代初,黄冈铝业总厂从浠水县整体搬迁到了黄冈市黄州区(彼时为县级市“黄州市”)的新港大道。

黄州为黄冈的中心城区,也是黄冈市委市**的驻地。

司法材料显示:黄冈铝业总厂搬来之后,原来铝厂的职工周友、杨亮等人,就在黄冈城区“混迹在一起,多次殴打无辜群众,逞强斗狠,号称‘铝厂帮’。”

1995年之后,周友、杨亮等人笼络了更多的党羽,“采取暴力承接工程和垄断建材供应等手段,排挤竞争对手,寻衅滋事,非法敛财,称霸一方,牟取不法经济利益,支撑黑社会性质组织发展壮大。”

1996年5月,周友因涉案坐牢。彼时,他所犯的是流氓罪、故意伤害罪,两罪并罚,处有期徒刑四年。

杨亮就此上位,执掌“铝厂帮”。

为进一步控制黄冈城区的建材供应,“铝厂帮”与黄州的另一团伙“首富帮”之间,“多次发生暴力冲突,致‘首富帮’成员李桂兵重伤、方建明轻伤。”

由此,杨亮在“铝厂帮”的地位日益巩固和提高。

1998年9月28日,杨亮因犯流氓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他的刑期,本来要到2000年8月8日才告结束。

但据湖北广电(000665)融媒体等官方媒体披露,服刑期间,杨亮获得了“保外就医”,从而提前出狱。

1999年7月15日,杨亮、罗勇等人与此时已经出狱的周友一道,再次与“首富帮”火拼。双方“交战”的地点是“首富帮”控制的财政局工地。

“铝厂帮”持枪击伤了“首富帮”的成员赵武斌,从而“确立了‘铝厂帮’在黄州地区的强势地位”,并且向武汉、鄂州、黄石等地扩张。

司法机关事后查明:

从1999年至2018年期间,“铝厂帮”以暴力、威胁或其他手段,有组织地实施的违法犯罪活动就有数十起。

这包括:为攫取高额非法利益,杨亮、周友及其成员多次实施寻衅滋事犯罪行为,作案14起,致轻伤10人、轻微伤1人;故意伤害他人身体,作案5起,致重伤2人、轻伤5人、轻微伤1人;非法持有枪支2起5支,其中2支具有杀伤力;长期在武汉、黄冈等地开设赌场、聚众**,其中开设赌场3起、**3起;借用其他公司投标资质,扰乱招投标市场秩序15起,中标价约5.42亿元;非法开采长江干支流黄砂资源,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擅自采矿2起,共同非法获利3700多万元;为使非法放贷披上合法外衣,合谋借资设立典当公司后抽逃出资2000万元;明知组织成员犯罪仍为其提供隐藏处所,帮助多人逃匿并逃避法律制裁等等。

“6.26”专案组扫黑“铝厂帮” 公安副局长却当“内鬼”

2018年1月,**中央、***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决定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

黄冈市公安局事后通报: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黄冈市公安局强力宣传,走村入户摸排线索,通过群众反映,原黄冈‘铝厂帮’杨亮、周友(外号,三毛)等人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希望公安机关早日将其绳之以法。”

2018年6月26日,黄冈市团风县公安机关在侦办一起非法采矿案时,发现杨亮有涉嫌参与非法采矿的重大嫌疑。旋即,公安机关安排专人对杨亮进行秘密侦查。

随着案情侦查的进展,黄冈市公安局将杨亮“铝厂帮”一案,确定为“一号”扫黑除恶专案,并成立“6·26”专案组。

“6·26”专案组的组长,正是王松敏的直接上司——时任黄冈市公安局局长、黄冈经济开发区分局局长童光明。

司法材料显示:

在“6·26”专案组成立前后,杨亮的两个重要手下罗勇、邵明,已先后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有所警觉的杨亮,于是请黄冈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新港路派出所的民警丁浩,多次向王松敏打听涉案情况。

丁浩,1974年11月27日出生于湖北省黄冈市黄州区,时为新港路派出所的二级警员。

2018年7月2日,王松敏在获知杨亮“手下大将”罗勇已被公安机关正式抓获的消息后,随即电话联系丁浩,询问杨亮下落。

丁浩联系上杨亮后,杨亮安排他继续找王松敏询问情况。

次日,王松敏又告知丁浩,公安机关可能要对杨亮进行调查,并让丁浩转告杨亮。

王松敏还告诉丁浩,他准备请“6·26”专案组的成员吃饭,以帮助杨亮进一步打探消息。

杨亮也叫丁浩在公安内网上,时刻关注、查询是否有对他和周友进行网上追逃(通缉)的信息。

7月3日18时许,丁浩在新港路派出所值班室电脑上查询到杨亮、周友还没有被网上通缉的情况后,立即告知了杨亮。

7月4日上午,机警的杨亮与几个马仔,一路开车从武汉出逃,前往中国澳门,并于次日凌晨到达了澳门。

登机前杨亮被控制 公安“内鬼”次第落马

7月5日到达澳门之后,杨亮仍然不放心,他又购买了7月6日从澳门飞往柬埔寨的机票。

千钧一发之际,怎么办?

事后,有一位自称“6·26”专案组成员、以化名的方式,在“蕲春论坛”上刊文《我是怎么奔赴千里抓捕黑社会老大的》,讲述了事后曾详细撰文记录下了这前前后后的经过。而其中所述的时间、内容与王松敏、丁浩的案卷材料能够相互印证。

他说,杨亮很早就将全家的户口从黄冈迁到了湖北武汉,“平日主要混迹于江城(武汉)各个酒店、茶楼、地下赌场,有‘生意’才光临黄冈市,精心营造出金盆洗手归隐江湖的假象。”

“6·26”专案组的前方侦查员们,在杨亮位于武汉的住宅附近已经连续蹲守了30多个小时,没有发现任何动静,“杨亮没有出门、没有通信联络、甚至没有任何移动的迹象,仿佛在盛夏的时节进入了冬眠,极不正常”。

专案组预感不妙,“我们开始一帧一帧地像篦虱子一样地倒查梳理,寻找可能导致的任何一种疏漏。以各种身份化装隐蔽的侦察员被精明的杨亮发现了端倪?线索不准,杨亮不在江城,完全偏离了航向?”

他们还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甚至,我们作了最不可能的猜想,出了‘内鬼’,走漏了风声?……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核查的结果是残酷的,最大的不可能居然就是可能,一出‘无间道’已经活生生地在我们身边上演!”

这时候指挥部做出决定,“立即清除内鬼,重新撒网布阵!”

重新梳理排查之后,专案组这才发现:“4日,提前得到消息的杨亮安排替身窝居家中,自己则带着马仔驾车离开江城(武汉)到达珠海偷渡出境。……7日(应为6日)7时许,杨亮在澳门购买了当晚10点10分的机票,飞抵地是柬埔寨金边。这个‘黑老大’准备潜逃国外!”

因为杨亮被认为是这个黑社会组织的“首犯”,一旦潜逃到了国外,“再抓他就不知何年何月,首犯不能到位,首战不能告捷,专案侦察就步履维艰,结案就遥遥无期……”。

专案组决定,向湖北省厅求援,对杨亮进行拦截。

终于,“在公安部和省厅的协调下,澳门警方刚刚在登机口将杨亮一行三人成功地截住了!”

司法材料也证实:杨亮是在2018年7月6日14时许,在办理登机手续时被澳门警方扣留。

但是,“澳门警方只能在机场滞留杨亮12个小时,算上盘问的时间,我们(湖北警方)必须在明天上午十点半之前带正式的法律手续到珠海拱北口岸,查验后再办理嫌犯交接。过了10点30分,他们就必须无条件放人。”

在当天已经没有普通火车,没有高铁,自己开车时间远远不够,武汉飞珠海的机票又已经售罄的情况下,专案组成员寻求南航协作,获得了改签的机票,并申请到了一张机上安保备用机票。

“(2018年7月6日)8点整,飞机腾空而起;9点45分,抵达珠海金湾机场;还是一路狂奔,10点20到达拱北口岸。”

这时候,“珠海边检总站负责联络的同志正好是湖北老乡,去交付法律手续的时候,距离10点30分只有3分钟,那时杨亮正在用‘黄冈普通话’向澳门警务人员表示‘严重抗议’!真是无巧不成书,时间就像被提前设置了一样,一切刚刚好……”

在杨亮被移交湖北警方后不久,公安“内鬼”们次第落网。

2018年9月26日,丁浩被黄冈市浠水县监察委留置,12月25日延长留置期限3个月。2019年4月17日,以因涉嫌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罪,被批准逮捕。

王松敏的“落马”则迟至2020年。

当年6月9日,王松敏因涉嫌徇私枉法罪,被黄冈市检察院刑事拘留;同年6月23日被逮捕;同年9月23日,由黄冈市检察院决定取保候审。

2020年9月23日,王松敏获得取保候审的同一天,又因涉嫌职务违法,被黄冈市监察委留置。同年12月18日,王松敏因涉嫌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罪、受贿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25日被逮捕。

三罪并罚 王松敏获刑19个月

第一个“内鬼”丁浩的判决,早在2019年就由法院作出。

2019年8月5日,湖北黄冈浠水县法院判决,丁浩犯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10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并处罚金10万元。

从2018年9月26日被羁押起算,丁浩的刑期,到2020年7月25日就告结束了。

在浠水县法院的这一判决里,丁浩所涉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罪,即充当“内鬼”,帮助杨亮打探案情一事;而受贿的情况,法院认定,他的受贿金额为港币6.6万元,人民币3万元,折合人民币只有8万出头。

上述受贿中,来自于“黑社会老大”杨亮、周友的总计是6万港币和2万人民币。

“2013年11月,杨亮、周友等人在武汉市武昌区百草堂洗脚店连续多日进行**,丁浩在旁边观看。杨亮、周友为感谢丁浩以前对他们的帮助和关照,分别给予丁浩港币4万元、2.6万元。2016年下半年的一天晚上,杨亮等人在黄冈市开发区益民路杨亮家四楼聚众**,丁浩根据杨亮的安排,在一楼帮助照看。为感谢丁浩的帮助,杨亮给予丁浩人民币2万元。”

而在帮助杨亮出逃一事上,起诉书和判决书均未提及丁浩有拿好处,受贿等行为。

丁浩本人,则“对起诉书的指控没有意见”。

在丁浩案审理和判决期间,王松敏仍是自由身。

王松敏还作为证人,在丁浩案中作证称,自己与杨亮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已认识。

其证词还称:

2018年上半年杨亮因其朋友被刑事拘留,曾托他了解情况。黄冈市公安局“6·26”专案组成立后,他打过丁浩电话,叫丁浩联系杨亮。第二天,丁浩找到他,杨亮让过来问一下杨亮有没有事,叫他打听一下。他和丁浩说,准备请专案组的商远辉(黄冈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吃饭,再打听一下。后由丁浩安排吃饭的地方,他请商远辉等几个人吃饭,但没有打听案情。

王松敏案的一审,同样由浠水县法院作出。

2021年,浠水县法院判决,王松敏犯徇私枉法罪,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犯受贿罪,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犯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罪,处有期徒刑一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其中,徇私枉法罪一节,是2017年12月,王松敏为辖区内的黄冈市德尔福遗爱湖酒店在酒店**嫖*案上提供了帮助所致。

受贿罪一节,是指王松敏收受黄冈市德尔福遗爱湖大酒店一位负责人、湖北长捷节能有限公司一位负责人,以及开发黄冈市经济开发区金泰国际广场项目的两位负责人,总共4人,送给他的人民币8.38万元。

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罪,即为帮助“铝厂帮”老大杨亮一节。

在帮助杨亮一事上,起诉书和判决书也均未提及王松敏从中拿到好处,存在受贿等行为。

浠水县检察院认为,“王松敏具有坦白、认罪认罚、积极退赃量刑情节”,因此建议判处王松敏“徇私枉法罪有期徒刑八个月、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罪有期徒刑一年、受贿罪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10万元,数罪并罚合并执行有期徒刑一年七个月,并处罚金10万元。”

王松敏和他的辩护律师对“指控事实、罪名及量刑建议没有异议,同意适用简易程序,且签字具结,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

最终,浠水县法院全盘接纳了检察院的量刑建议,三罪合并后,判王松敏有期徒刑19个月,并处罚金10万元。

至于“黑社会老大”杨亮案的一审,在2019年12月,由黄冈市蕲春县法院作出。

法院一审判决,杨亮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处有期徒刑二十四年六个月,剥夺**权利五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同案犯周友,则被判有期徒刑22年。

杨亮等不服,提起上诉。

2020年6月5日,黄冈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原判。

二审维持原判之后,司法机关又追究了杨亮的“余罪”。

2020年7月13日,黄冈市团风县检察院,以杨亮涉嫌单位行贿罪决定对其逮捕,当日由团风县公安局执行。

2020年9月17日,团风县法院判决杨亮犯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与之前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四年六个月,剥夺**权利五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数罪并罚,合并执行有期徒刑二十四年十个月,剥夺**权利五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等于,杨亮的刑期增加了4个月。

团风县法院认定的杨亮这一行贿情况,是指他在参与团风县河段采砂一事中,向时任团风县长江河道采砂管理局党支部书记熊维平行贿100万元,与丁浩、王松敏并无关联。

值得一提的是,湖北黄冈“6·26”专案组组长,王松敏的直接上司——黄冈市公安局局长、黄冈经济开发区分局局长童光明,此前也早早“落马”。

2019年2月17日,成功抓捕杨亮7个多月后,童光明就因涉嫌犯受贿罪被湖北省监察委留置,2019年8月15日,因涉嫌犯受贿罪、徇私枉法罪,被湖北省监察委移送审查起诉。

湖北省黄冈市黄梅县检察院指控童光明犯有受贿罪、徇私枉法罪两桩罪行。

其中受贿罪,指2005年至2018年期间,童光明利用担任黄冈市公安局交通**支队副支队长、支队长、黄冈市公安局副局长,黄冈经济开发区分局局长期间,为黄冈平安驾驶教学培训中心、黄冈市黄州区宏达汽车驾驶员培训学校等5家单位和个人在驾校经营、工程承包、车牌选号等方面谋取利益,直接或通过特定关系人其弟弟童光义等人,受贿财物共计283.26余万元。

徇私枉法罪是指,童光明在担任黄冈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黄冈经济开发区分局党委书记、局长期间,在处理**嫖*、**等案件中,徇私枉法、徇情枉法,对明知是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使其不受追诉。

童光明的这些犯罪情节,与杨亮无关。

2020年5月,黄梅县法院一审判决,童光明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十万元;犯徇私枉法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十万元。

童光明不服,提起上诉。

随后,黄冈市中院二审,不开庭审理,维持了原判。

热门推荐
  1. NO.1 为何要建国家公园?国家林草局解读

    新京报快讯(记者 陈琳)国家公园与自然保护区、自然公园有什么区别?建设国家公园出于什么考虑?10月21日,在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林草局副局长李春良介绍,按照生态价值和保护强度,我国自然保护地

  2. NO.2 北京冬奥会冲刺脚步加快 警方最高规格落实场馆安保措施

      “进入场馆人员必须落实好疫情防控相关规定,逐人做好扫码登记、测量体温,必须出示证件才能进入场馆,只认证不认人。”2021年11月7日至11月10日,“相约北京”冰球国内测试活动在五棵松体育中心举办

  3. NO.3 北京丰台站开始联调联试

    11月23日凌晨,检测试验车停在北京丰台站。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北京丰台站进站大厅的设计大幅提升了空间感。小档案北京丰台站丰台站作为国家“八纵八横”高速铁路网京港台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国首

  4. NO.4 农行河北省分行原副行长王振林接受审查调查

    中新经纬9月29日电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29日消息,中国农业银行(601288,股吧)河北省分行原党委副书记、副行长王振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公布的

  5. NO.5 广州市委原书记张硕辅,已任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党组成员

    12月16日,据《南方日报》消息,12月14日,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主任李玉妹主持召开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会议,传达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立法工作的重要指示要求、第二十七次全国地方立法工作座谈会精神,研究

  6. NO.6 教育部公布2021-2022学年全国中小学生竞赛活动,36项赛事入选

    蓝鲸教育9月7日讯,今日,教育部办公厅发布通知,确定第五届全国青少年人工智能创新挑战赛”等36项竞赛活动为2021—2022学年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举办时间原则上为2022年8月前。通知指出

  7. NO.7 中央环保督察通报典型案例,眉山在黑龙滩水库周边违法开发房地产

    9月17日,生态环境部通报,第二轮第四批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深入一线、深入现场,查实了一批突出生态环境问题,核实了一批不作为、慢作为,不担当、不碰硬,甚至敷衍应对、弄虚作假等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

  8. NO.8 “东北多地停电”刷屏!手机没信号,红绿灯停运,为何多省史无前例同时拉闸限电?央媒说出真相

    9月26日,东北多地限电引发关注, 东三省用电高峰拉闸限电 、 国家电网客服回应东北多地限电 、 东北限电 等话题登上微博热搜。 据红星新闻报道,有网友表示,停电已持续了3天,并且时间越来越早,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