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多场官司背后,涉嫌敲诈的00后职业打假人

时间:2022-01-24       来源: 网络整理

1月8日,装在文件袋里的800多份卷宗,码放在陈之强房间里的柜子上方。全部材料堆起来,比1.82米的他还要高。

2003年1月,陈之强出生在广东省徐闻县。“00后”的他还未成年时,就将职业打假作为人生的目标。2021年1月度过18岁生日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陈之强起诉商家索赔的案件达800多宗。

就在陈之强“踌躇满志”之时,2021年12月27日,徐闻县人民法院出具《民事裁定书》,认定陈之强“以向法院起诉作为手段,利用商家恐慌心理,迫使商家妥协,多次索取商家钱财,且数量极大”,已涉嫌敲诈勒索。目前,徐闻县公安局已对陈之强涉嫌敲诈勒索立案侦查。

陈之强成为了舆论焦点。“案卷等身”的骄傲,难抵一纸裁定书带来的恐慌,他担心警方随时会采取强制措施。陈之强的“职业打假人”之路,也走到了尽头。

2022年1月10日,陈之强到徐闻县公安局了解自己案件的进展。新京报记者 聂辉 摄

初识打假

徐闻县县城边的一个村子里,陈之强一个人住在二楼的阁楼。20平方米左右的房间,既是卧室,也是他的打假工作室。

为了打假购买的茶叶堆在墙角,换洗的衣物扔在床边。职业打假一年的案卷材料都用文件袋装了起来,码放在衣柜和书橱的最上方。这是陈之强的“战果”,“我身高1.82米,材料加起来比我高”。

陈之强的打假之路始于2019年,那一年,他还未成年。

2019年1月,在网上看新闻时,陈之强留意到一条打假成功拿到赔偿的案例:当事人花一万多元购买咖啡,因产品不合格起诉,拿到了十几万元的赔偿。高额的赔偿金吸引了陈之强,从此萌生了职业打假的念头。

高中抄录数学习题的笔记本上,记录着陈之强的人生规划,“职业打假”是他成年后最重要的一项内容。

2019年,陈之强花920元网购了20斤蜂蜜,以产品未贴产品标签为由,向徐闻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索赔10倍赔偿金。父亲担心他被人报复,没等开庭就提出了撤诉。

陈之强搭进去920元零花钱,只得把蜂蜜送给了亲戚。

第一次打假失败,并没有影响陈之强继续打假。

2019年一年的时间内,他先后起诉了5家商户,但都主动撤诉。陈之强的解释是,未成年时到法院立案需要父亲协同,但父亲不支持他打假,“先好好学习,三年后再干也不迟”。

陈之强是家中长子,母亲很少过问他的事。在外面与朋友玩耍,或带客人进出家门,陈之强的母亲都不过问。陈之强的父亲则希望儿子能找一份正经工作。

陈之强与网友交流时言谈随意,网友指责他唯利是图。父亲劝议他以另一种方式与人交流,但陈之强不服。即使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仍然多次与父亲争执,坚持自己的处事方法,“我都是成年人了”。

2022年1月10日,距离陈之强家两公里的永恒生活超市。新京报记者 聂辉 摄

一年800多场官司

18岁生日,是陈之强期待已久的日子。在陈之强看来,过了那一天,他就能以成年人的身份走进法院,开始谋划已久的职业打假。他提前一个月在朋友圈中倒计时。

2021年1月28日,身在校园的陈之强,在朋友圈中发了张图片庆祝自己“成年”。

成年后的第二天,陈之强就开始寻找打假“猎物”。

他在徐闻县的永恒超市发现一款过期腊肉,售价不足十元,陈之强分20单买了20包。到第一家超市就找到了目标,陈之强 “以为中奖了”。

按照我国法律规定,购买到不合格食品,消费者最高可以申请10倍赔偿,赔偿金额不足一千元的,按一千元计算。按照陈之强的计算,每单索赔1000元,20单就能获得2万元的收入。

这是陈之强成年后第一次以消费者的名义向法院起诉。

永恒超市老板黄如虎经营超市多年,这也是他第一次收到法院的传票。黄如虎告诉新京报记者,超市内临期商品会提前下架,但有时会错漏,并不是故意销售过期食品。顾客购买到过期食品,超市会退货退款。

永恒超市距离陈之强家两公里,毗邻菜市场,店内顾客熙熙攘攘。黄如虎把陈之强当作小孩,认为他是故意找茬。黄如虎不愿招惹是非,安排员工联系陈之强,息事宁人。

2021年2月7日,通过协商,永恒超市付500元赔偿,陈之强收钱后撤诉。

但陈之强说,第一单打假虽然成功,但并没赚到钱。他以同样的理由起诉20次,撤诉后缴纳了500元诉讼费。

按照陈之强的规划,职业打假的第一年,赚钱并不是主要目标。他计划打一千个案例,“案子多了,影响力大了,想做什么事都方便了。”

根据徐闻县人民法院的统计,自2021年2月到2021年12月23日,陈之强在该院涉诉案件800余宗。

按照陈之强的说法,800多起案件中,有两三百个协商后赔偿,开庭的案件他都以败诉收场。协商赔偿金额没有标准,几十元的商品,一般赔三五百元。

陈之强说,职业打假一年,虽然他拿到了近二十万元赔偿,但这些钱又都用于购买商品继续打假,“诉讼费交了十几万元”,到头来,反而还欠了两三万元。

2020年,陈之强就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范围一事信访。新京报记者 聂辉 摄

“法律人”

从事职业打假不久,陈之强修改了网名,加注了前缀“法律人”。一些网友联系他时,也称他为“律师”。

陈之强解释说,他从事法律工作,帮忙写法律文书或提供法律咨询,但并不是律师,“法律人”的说法更准确。

从初中开始,陈之强就对法律产生了兴趣,还购买了法律书籍翻阅。

报考中专时,他一度选择了法律专业,只是后来选择了普通高中。同学高中毕业后进厂打工,月工资五六千元。陈之强讨厌动手出力的工作,他的理想是当一名律师。在他看来,当律师能挣更多的钱。

2019年尝试打假,陈之强因未满18周岁进法院被阻。陈之强开始信访,要求给予纠正。按照广东省各地市信访局网上的地址,陈之强向这些信访局发出了上百份材料。徐闻县人民法院后来告诉陈之强,未成年人可以进入法院,但需要经过批准才能进入法庭旁听。

熟悉了信访程序之后,陈之强还帮助别人信访。

徐闻县的黄某,在一起交通事故案件中,法院判定对方赔偿他30余万元,但十余年未执行。2020年7月,陈之强帮助黄某信访,希望法院强制执行。陈之强称,黄某曾答应,拿到赔偿后会向他支付费用。

2020年,陈之强又开始了另一起信访。陈之强收到法院的受理案件通知书时发现,法院未在通知书中告知当事人,哪些判决文书会在互联网上公布。陈之强通过信访要求法院纠正。徐闻县人民法院受理后整改,奖励他两本法律书籍。陈之强向法院申请一万元现金奖励,但被法院拒绝。

信访让陈之强成为徐闻县的“名人”,职业打假让他引起了全国的关注。

除了自己亲自打假,陈之强还对外宣称,自己拥有丰富的打假和反打假经验,可以帮助别人维权。

2021年4月,陈之强网购咖啡打假,向客户索赔时遭到拒绝。沟通过程中,商户自称在报培训班缴费后维权困难,请他帮忙讨回培训费。陈之强以商户委托人的名义致电培训机构要求退款,否则将向法院起诉。培训机构退回了2000元,陈之强分得一半。

陈之强还以员工的名义,帮助超市老板“反打假”。2021年6月,广西一位商户因为销售不合格牛肉干,被职业打假者起诉索赔3万元。商户联系到陈之强,花7000元聘请他以员工的名义应诉。最终,当地法院认定对方为职业打假者,驳回了索要10倍赔偿金的诉求。

陈之强很感慨,他帮商户反打假成功,不是凭自己的本事,而是凭着法律的不支持。在他看来,对方面临着和自己打假时同样的情况,“没审理牛肉干是否合格,就因为对方是职业打假,法院就给驳回了。”

陈之强还创建了付费交流群,入群价格388元。他向群友分享诉讼案例经验,指导群友打假。18岁的陈之强,成为打假圈子里的“强哥”。在接受采访时,陈之强仍然不断接到其他打假者的咨询,请教打假方面的问题。

建群近半年的时间,陈之强只招收到了十余人。对于招收打假学员,陈之强并不愿意多谈,“有点(法律)边缘了”。

2022年1月8日,陈之强保存的信访资料显示,他曾就一个问题多次信访。新京报记者 聂辉 摄

打假“三板斧”

陈之强的打假领域,仅限于食品。在陈之强看来,食品打假能申请10倍赔偿,以小博大,获得的“利润”也更高。

打假之初,陈之强一般都是通过当地超市购买食品,起诉索赔。但陈之强发现,通过线下商超打假很难找到“猎物”。

2021年开始职业打假后,陈之强将“打假对象”定位在电商销售的食品。

“第一,网络的猎物多;第二,考虑到人身安全,通过网络(购买商品),把危险降低了。”陈之强说起话来语速很快,在涉及法律问题时,习惯分条讲述。

在网上购买商品时,陈之强一般通过商品评价,选择负面评价较多的商品为目标。

陈之强曾在网上购买了1000元的羊奶,商品没有任何标签。他向法院起诉,最终经过协商,商家赔偿7000元。“人生的第一桶金就是一大桶金,还赚了一千块钱的羊奶。”

陈之强说,打假并不意味着涉案食品不能食用。2021年4月,他花900元从当地超市购买了六袋茶叶起诉商家,法院驳回了他的起诉。陈自强将部分茶叶送给了朋友,一袋留作自饮。

陈之强还曾从网上花1000多元购买了鹅肉熟食,发现该商家的食品生产许可证存在“造假”。收货后,他与商家协商,索要8倍赔偿遭拒。陈之强告诉对方,他要向工商部门投诉,“工商不是闹着玩的,等到处罚那天,你再求我也没有用了。”商户最终赔偿5000元。

在陈之强的想法里,打假索赔程序具有一定的套路。除购买到不合格商品后直接起诉索赔外,陈之强还有着自己的“三板斧”:先打电话和商家谈,协商不成就向监管部门投诉,投诉不成再起诉到法院。

在网店店主李明明看来,陈之强的行为,就是借打假之名进行敲诈勒索。2021年7月,陈之强从她的网上店铺内购买了儿童零食奶酥,以产品没有入境货物检验检疫证明等为由,向徐闻县人民法院起诉。

李明明接到应诉通知书时有些蒙,她认为自己销售的奶酥中没有进口原料,不需要入境货物检验检疫证明。不久,陈之强电话联系她,索要1000元私了。“他说自己是吃(打假)这碗饭的,如果不接受调解,就让我等着”。

2021年11月9日,徐闻县人民法院审理后驳回陈之强的诉讼请求,法院认为,“原告(陈之强)扰乱经营者正常的经营环境,给合法经营者造成困扰,并企图利用一些人对法律法规的不熟悉而骗得钱财。”

针对职业打假人利用惩罚性赔偿牟利或借机敲诈勒索的现象,2017年5月,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厅答复全国人大代表的建议时表示,不支持这种以恶惩恶的治理模式。法院会逐步限制职业打假人的牟利性打假行为,但食品和药品领域的除外。

陈之强自己也知道,职业打假的合理性存在争议,他熟悉的职业打假者常被法院驳回起诉。但打假胜诉的某些案例,又给了他希望。

山东职业打假者韩某某从超市购买红酒起诉索赔,被一审法院驳回,韩某某提出上诉。2019年9月,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推翻一审判决,判定商户赔偿二十多万元。

“打一次假是好事,打十次假不可能变成坏事。”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判决书中的用语,常被陈之强引用。

2022年1月8日,陈之强存放在衣柜中的打假材料。新京报记者 聂辉 摄

被警方立案

从“为了正义和金钱”打假,到涉嫌犯罪,完全在陈之强的意料之外。

2021年12月27日,徐闻县人民法院出具的《民事裁定书》称,陈之强“以向法院起诉作为手段,利用商家恐慌心理,迫使商家妥协,多次索取商家钱财,且数量极大”,法院认定陈之强涉嫌敲诈勒索犯罪,并将陈之强涉嫌敲诈勒索的犯罪线索移送公安机关。

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职业打假人的知假买假索赔行为是否合法,司法界尚无定论,各地人民法院判决结果不一。

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出台《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因食品、药品质量问题发生纠纷,购买者向生产者、销售者主张权利,生产者、销售者以购买者明知食品、药品存在质量问题而仍然购买为由进行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2021年4月19日,广东的梁铭洲网购120瓶白酒,后以不符合食品安全国家标准为由起诉。商户以梁铭洲是职业打假人,知假买假索取高额赔偿,请求法院驳回其诉讼请求。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驳回了商户的抗辩,判决商户退货退款并支付十倍赔偿金。

北京李某宇网购减肥保健食品,后以商品成分存在问题起诉索赔。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认为,李某宇频繁购买标签或成分存在问题的商品要求十倍赔偿,其对商品类似瑕疵的认知远远高于普通消费者,类似的商品瑕疵和缺陷已不足以对其形成误导,驳回其赔偿十倍损失的请求。

北京中凯(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杜鹏表示,合法的打假客观上代表了消费者维权,具有公益诉讼的成分,有利于净化食品市场和促进食品安全,应当给予支持。如果相关食品属于标签瑕疵问题或者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相关法院驳回原告诉讼请求即可。

裁判文书网上的多份判决书显示,徐闻县人民法院在审理陈之强知假买假案件时,并未深究商户是否存在责任,均以陈之强属职业打假人为由驳回其起诉。

1月10日,新京报记者来到徐闻县人民法院,想就陈之强一案采访,该院宣传中心工作人员以需要上级机关批准为名拒绝了采访。新京报记者随后又联系到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答复。

目前,徐闻县公安局已作出立案决定书,对陈之强涉嫌敲诈勒索立案侦查。

陈之强聘请律师出具法律意见书,希望公安机关撤销对其立案调查。1月10日,陈之强来到徐闻县公安局,想了解案情,但被拒绝。

办案民警向新京报记者表示,陈之强涉嫌敲诈勒索一案尚处于刑事侦查阶段,具体情况不便透露。

多位被陈之强打假的商户表示,陈之强涉嫌敲诈勒索被立案后,曾接到徐闻县公安局的电话,向他们了解涉案的细节。

2022年1月10日,陈之强来到徐闻县人民法院,沟通案件情况。新京报记者 聂辉 摄

打假与“假打”

徐闻县人民法院2020年的工作报告显示,该法院全年受理的民商案件共计2186件。按照这个数字,陈之强以“产品销售者责任纠纷”为由在徐闻县人民法院起诉的官司就有800多件,几乎占到该法院往年受理案件数的三分之一。

徐闻县人民法院出具的多份民事裁定书显示,如果支持陈之强的索赔诉求,将会给社会造成错误的导向,导致该类诉讼泛滥,造成司法资源的巨大浪费。

杜鹏律师则认为,法律没有规定公民诉讼的次数限制,根据“法无禁止皆可为”的基本原则,不能因为陈之强起诉800多次,就认定其占用了司法资源。

到餐馆就餐时,陈之强称呼年轻的服务员为“小孩”。 陈之强很少与同龄人玩耍,不打游戏、不追剧。他的日常联系人中,除了律师,大部分是从事打假的朋友。

国内知名“打假人”王海也曾被戴上“敲诈勒索”的帽子,他也在关注着陈之强的情况。1月6日,他与陈之强连线直播。“假打是违法犯罪,故意瞎打也是假打”。在直播时,王海表示,“如果定义他为职业打假,法院首先要承认存在制假售假”。

王海告诉新京报记者,制假售假行为是对消费者权益的损害,打假人的动机不影响打假的公益性,法院不能因为其职业打假驳回打假人的起诉。

王海说,如果打假人不了解相关法律法规,在没有足够证据的情况下,将制假售假者起诉至法院索赔,属于瞎打。打假人故意瞎打次数多,索赔金额巨大,就存在着敲诈勒索的嫌疑。

随着舆论发酵,陈之强因为打假涉嫌敲诈勒索被立案成为社会热点。陈之强说,他被断了财路,打假之路也走到尽头。如果此次能顺利落地,他会继续读书学习法律,或者给律师做助手。

“都是成年人了”,是陈之强的常用语。涉嫌敲诈勒索被警方刑事立案后,陈之强不希望因此事影响家人,愿意自己承担全部责任。如果需要向商户赔偿,“只能先欠着,可能出狱后打工还钱。”

新京报记者 聂辉 编辑 袁国礼 校对 赵琳

pictureIds
热门推荐
  1. NO.1 为何要建国家公园?国家林草局解读

    新京报快讯(记者 陈琳)国家公园与自然保护区、自然公园有什么区别?建设国家公园出于什么考虑?10月21日,在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林草局副局长李春良介绍,按照生态价值和保护强度,我国自然保护地

  2. NO.2 陈道明女儿陈格自杀 怎么回事?

    福建新闻网讯 陈道明女儿陈格自杀,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真的?陈道明的女儿和父亲一样是个低调的人,有别于其他的星二代的光彩生活,陈格的生活状态几乎很少曝光于人前。最近网上有一位名为北京冬雨的博主在网上发布出了一些陈道明和女儿陈格的一些日常合影的

  3. NO.3 国考212万人过审:竞争比68:1、最热岗位“两万里挑一”

    10月24日18:00,2022年度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正式截止。资格审查工作也于10月26日18:00结束。据国家公务员局公布,中央机关及其直属机构2022年度公务员招考网上报名和资格审查工作分别于2

  4. NO.4 血肉相连 生死相依——老区精神述评

    【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谱系】 光明日报记者 俞海萍 耿建扩 胡晓军 杨珏 赵秋丽 2021年6月28日晚,国家体育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文艺演出盛大举行。第一篇章“浴火前行”中,情景舞蹈《起义

  5. NO.5 速看!《征信业务管理办法》出炉:明年起实施 过渡期至2023年6月底

    近日,据央行官网,为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征信业规范发展的决策部署,推进征信法治建设,践行“征信为民”理念,加强个人信息保护,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征信业务管理办法》,自2022年1月1日起施行。《征

  6. NO.6 北京丰台站开始联调联试

    11月23日凌晨,检测试验车停在北京丰台站。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北京丰台站进站大厅的设计大幅提升了空间感。小档案北京丰台站丰台站作为国家“八纵八横”高速铁路网京港台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国首

  7. NO.7 农行河北省分行原副行长王振林接受审查调查

    中新经纬9月29日电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29日消息,中国农业银行(601288,股吧)河北省分行原党委副书记、副行长王振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公布的

  8. NO.8 机场送风系统致疫情传播?专家回应:设计并不会导致新冠病毒的传播

      截至12月26日24时,西安本轮疫情已累计报告本土确诊病例635例,成为武汉疫情之后地规模最大的一次,其中25日、26日两天分别新增155例、150例。不过时至今日,这次疫情的源头、传播路径仍然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