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真金白银”补贴生育,可行性有多少?

时间:2022-03-08       来源: 网络整理


去年年末,全国人口为141260万人,比上年末增加48万人;全年出生人口为1062万,出生率为7.52‰;自然增长率为0.34‰——不久前公布的《2021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中,确认了这组数字。

一再“跌落”的生育率,背后是繁重的经济包袱,用钱“刺激”的呼声,越来越高。

长期呼吁“真金白银补贴生育”的携程集团创始人、人口学家梁建章整理今年全国“两会”代表、委员意见建议发现,已有超过20人关注生育问题,其中,至少8人直接提及现金和税收补贴。

建议直接发放补贴的,如全国人大代表、科力尔(002892)董事长聂鹏举建议,对三孩按当地月平均工资20%发放生活补助到18周岁;全国人大代表、惠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黄细花则建议,国家财政每月参考当地最低工资标准发放一定金额育儿补贴直到满六岁。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然而,补贴的可行性有多大?

中山大学岭南经济学院教授林江曾指出,如果是“蜻蜓点水”的补贴,对于决定不生二胎的人只是杯水车薪,很难改变他们的想法。但补贴多了对**又可能造成过大负担;如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宋健所说,中国的生育补贴金政策做过预演,推算出一个非常庞大的数据,难以持续。

补贴到底对地方**会造成多大负担?我们不妨算一笔账。

01

不久前,浙江卫健委在调查问卷中设问,“假设**每个月补贴1000元,你愿意生育二孩/三孩吗?”此举一出,有关这个经济大省即将出台生育补贴政策的猜测开始发酵。

图片来源:摄图网_501636235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浙江2019年人口出生率为10.51‰,在31省份中居于第13位,但在沿海地区省份中,仅高于天津、上海、北京和江苏,居于第5位。

如果按照每月每孩1000元标准测算,会对浙江财政造成多大负担?

以2019年数据为例。当年,浙江出生人口为60.9万人。由于未公布准确的二孩数量,若以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二孩”占比50%左右大致估算,浙江全年仅该部分新生儿额外的生育补贴金额就达到36.54亿元。

但补贴可能并非仅针对新生儿。此前,已有四川攀枝花市和甘肃临泽县两地实施生育补贴,均将补贴持续至孩子3周岁。若忽略逐年新生儿中二孩以及以上孩次数量变化,那么一年**补贴将达到109.62亿元。

另一方面,2019年,浙江全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7048.6亿元,支出为10053.0亿元。以此计算,上述补贴占全省公共预算收入的比例为1.56%,占全省公共预算支出的比例为1.09%。

另外,根据浙江省财政厅发布的2019年财政预算执行情况,当年浙江一般公共预算支出中,卫生健康支出总计为732.61亿元,占总支出的7.2%。一般认为,生育补贴包含在卫生健康支出范畴内,照此计算,仅此一项就占了14.96%。

对比其他支出项,生育补贴的数额就显得更加不容小觑。对于创新大省浙江来说,2019年全年科学技术支出也不过516.06亿元,占总支出5.1%。而商业服务业等支出仅104.37亿元,可能还不及一项补贴支出。

02

与浙江相比,面临人口流失、老龄化严重的黑龙江显得更为急迫。去年10月,黑龙江修订《黑龙江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提及“市级和县级人民**对依法生育第二个以及以上子女的家庭应当建立育儿补贴制度”。

从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来看,与2010年相比,黑龙江常住人口减少646.39万人,降幅高达16.87%,年平均增长率为-1.83 %。其中,全省13个市(地)人口全部下滑,省会哈尔滨减少63万,是十年间全国唯一人口减少的省会城市,绥化、齐齐哈尔人口流失均超过百万。

黑龙江省近年总人口及自然增长率变化 图表来源:《黑龙江统计年鉴2021》

就在上个月,2月21日召开的黑龙江省委常委会会议,在审议《**黑龙江省委黑龙江省人民**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实施方案》时提出,人口问题是“国之大者”,是关乎龙江振兴发展全局的战略性问题,要“从根本上解决人员外流和人口减少问题”,“多渠道降低生育、养育、教育成本”等。

低生育率带来的影响不可忽视。同样以2019年数据为例,黑龙江生育率仅为5.73‰,居于31个省份最末位。

但要靠补贴拯救生育率,黑龙江显然不比浙江财力丰厚。根据2020年各省财力排名,浙江高居前列,而黑龙江则居于末尾。

这也让两省具有较强的代表性。浙江已然如此,黑龙江又如何?

由于当地具体的补贴制度及金额还未公布,我们以各地出台政策中出现频率较多的500元/月、1000元/月来进行估算。

根据黑龙江省统计年鉴数据,2019年、2020年该省总人口分别为3751.3万人、3171万人,2020年人口出生率为3.75‰。由此计算,当地2020年出生人口在12.98万人左右。

按二孩占出生人口50%的水平计算,如果对二孩每月发放500元补贴、共补贴3年,当地一年补贴总额约为11.68亿元。

结合当地2020年GDP(13698.5亿元)和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152.51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支出(5449.4亿元)数据,可以得出这笔补贴占GDP和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一般公共预算支出比重分别为0.85‰、10.14‰、2.14‰。占一般公共预算支出中“卫生和健康”支出项(401.19亿元)的比重则为2.91%。

如果对二孩每月发放1000元补贴、共补贴3年,那么一年补贴总额约23.36亿元。补贴总支出占当年黑龙江GDP和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一般公共预算支出比重分别为1.70‰、20.28‰、4.28‰,占当年“卫生和健康”支出项比重为5.82%。

03

尽管如此,有观点认为,1000元每月每人的补贴,对于现阶段生育成本来说,可能只是“隔靴搔痒”。

图片来源:摄图网_501768840

不久前,梁建章、任泽平等人共同编写的《2022版中国生育成本报告》(下称《报告》)对外发布。其通过对发达国家现行补贴政策研究分析,当一个国家平均拿出1%的GDP用于鼓励生育,生育率仅能提升0.1。比如,法国和瑞典分别拿出3%-4%的GDP鼓励生育,推动生育率提升至1.8到1.9的水平。

尽管国情不同,但若以此大致推算中国情况,如果把生育率提高到1.3-1.4的水平,需要花费GDP的2%;提高到发达国家平均1.6的水平,需要花费GDP的5%,而要提高到更替水平2.1,更需要花费GDP的 10%。

《报告》认为,在这三种状态中,当财政投入占GDP达到5%左右时,能够基本实现中国大幅降低养育成本、有效提升生育率的状态。

这意味着一种更全面的财政投入。它包括现金和税收补贴、购房补贴、新建托儿所等相关投入。当然,也意味着更大规模的资金支持。

若同样以此计算浙江、黑龙江两省的情况,2020年浙江需投入的财政资金为3230.65亿元,黑龙江684.92亿元;2021年浙江财政资金需达到3675.8亿元,黑龙江为743.96亿元,分别占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44.49%、57.2%,占一般公共预算支出比重为33.36%、14.57%。

如此高的支出力度,显然是地方“无法承受之重”。

04

这也许能够解释各地**在育儿补贴上的谨慎态度。

宋健曾指出,由于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即使育龄人群基数在下降,也比普通欧洲国家一个国家的人口都要多。一旦开启补贴,持续性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

在数据面前,可持续性问题格外“刺眼”。数十年的持续投入造成的长期财政负担已毋庸赘言,而一旦当前补贴并未对生育带来明显的带动,补贴加码就可能变成各地不得不进一步考虑的问题。最终的走向,或许就是按上文计算的、很难有地方**能够轻易负担的高达数千亿的补贴“天花板”。

图片来源:摄图网_500472262

对其他领域财政支出的“挤压”,还可能带来系统性问题。如人口学者何亚福所说,如果老龄化进一步严重,将来国家财政很大部分要去补贴养老金。

这不是要全盘否定补贴,但对于各地**而言,“把钱花在刀刃上”,还需要更细致的安排。

一种思路是从直接补贴变为间接补贴,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应用经济学院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教授张耀军曾指出,真金白银直接给钱,对于大部分地区,财政会面临压力,给的少又会不起作用。在婴儿照护方面,将资金支持转化为提供高水平的公共服务可能比专门给钱好得多。

比起“一刀切式”地给钱,**更应该直面的是一系列具体的问题:生育服务是否实现精细化治理?不同需求是否得到个性化的满足?每一项问题的妥善作答,无不需要**财力支持,一旦答好了,更有助于形成一个生育友好的社会环境。这不仅让钱可持续,更让社会氛围可持续。

当然,对于生育率下降的问题,仍然需要更理性的看待。国家统计局原局长宁吉喆曾指出,人口增速放缓是我国经济发展,特别是工业化、城镇化到一定阶段的客观结果。老龄化、少子化也是发达国家乃至一些新兴经济体普遍面临的问题。答题需要各国、各地携起手来,一起面对、共同探索。

记者|杨弃非 程晓玲

编辑|刘艳美 孙志成王嘉琦 易启江

校对|段炼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每日经济新闻。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作,风险请自担。

热门推荐
  1. NO.1 这项技术获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可助力冬奥会

    新京报快讯(记者 张璐)2020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11月3日在北京举行。“超高清视频多态基元编解码关键技术”项目获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这项技术将如何助力冬奥?未来8K、16K等超高清视频将给公

  2. NO.2 北京冬奥会冲刺脚步加快 警方最高规格落实场馆安保措施

      “进入场馆人员必须落实好疫情防控相关规定,逐人做好扫码登记、测量体温,必须出示证件才能进入场馆,只认证不认人。”2021年11月7日至11月10日,“相约北京”冰球国内测试活动在五棵松体育中心举办

  3. NO.3 为何要建国家公园?国家林草局解读

    新京报快讯(记者 陈琳)国家公园与自然保护区、自然公园有什么区别?建设国家公园出于什么考虑?10月21日,在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林草局副局长李春良介绍,按照生态价值和保护强度,我国自然保护地

  4. NO.4 丰台区解除全域疫情防范区

    2月7日16时,大兴区旧宫镇美利新世界小区解封。随着道闸抬起,居民们欢呼着走出小区。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李木易美利新世界社区居委会书记郝杰的双胞胎女儿给爸爸带来小惊喜——妈妈用超轻黏土捏的“冰墩墩”

  5. NO.5 血肉相连 生死相依——老区精神述评

    【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谱系】 光明日报记者 俞海萍 耿建扩 胡晓军 杨珏 赵秋丽 2021年6月28日晚,国家体育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文艺演出盛大举行。第一篇章“浴火前行”中,情景舞蹈《起义

  6. NO.6 人口自然增长率不足1‰:江苏等省份率先逼近“人口零增长”

    近日,中国统计年鉴(2021年)发布,显示2020年中国人口自然增长率大幅回落至1.45‰,创下数十年来的新低。但是,在已经发布统计年鉴的各省份中,部分省份的情况更为严峻。受到疫情冲击的湖北,2020

  7. NO.7 北京丰台站开始联调联试

    11月23日凌晨,检测试验车停在北京丰台站。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北京丰台站进站大厅的设计大幅提升了空间感。小档案北京丰台站丰台站作为国家“八纵八横”高速铁路网京港台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国首

  8. NO.8 江苏省委原副书记张敬华被查原因最新消息 附张敬华个人资料照片简历介绍!

    江苏省委原副书记张敬华被查原因最新消息,附张敬华个人资料照片简历介绍!12月1日20时,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江苏省委原副书记张敬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