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有权结束自己的痛苦”,人大代表:建议安乐死合法化

时间:2022-03-09       来源: 网络整理

据中国新闻周刊,全国人大代表刘贵芳认为,生是人的权利,死也应该是人的一种权利,安乐死承认了病人选择死亡的权利。

刘贵芳表示,选择安乐死的对象主要是癌症晚期等不治之症的患者,面对那些痛苦万分的绝症患者,如何维护他们死亡的尊严,如何让他们临终前有一个安详的状态。“人有权以这种(安乐死)方式结束自己的痛苦。”当前已有多个国家将安乐死合法化,她建议我国法律不应回避安乐死,有关部门应早日出台政策,推动安乐死合法化,在合法基础上规范安乐死行为。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人大代表:建议安乐死合法化

据中国青年报,“我是个来自基层的医务工作者,亲眼看到过一些病人得了不治之症的痛苦状态。”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优秀乡村医生刘贵芳对记者说,一些住院患者遭受绝症折磨,渴望尽快了结痛苦。她呼吁安乐死应该在我国合法化,在合法基础上规范安乐死行为。

长期以来,围绕安乐死的提议和讨论,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近年,不断有人大代表呼吁为安乐死立法。

刘贵芳解释,选择安乐死的对象主要是癌症晚期等不治之症的患者,“面对那些痛苦万分的绝症患者,如何维护他们死亡的尊严,如何让他们临终前有一个安详的状态,安乐死无疑是一种理智的选择。”

刘贵芳认为,生是人的权利,死也应该是人的一种权利,安乐死承认了病人选择死亡的权利,是文明的进步,“人有权以这种(安乐死)方式结束自己的痛苦。”

刘贵芳说,病人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选择安乐死,主动结束痛苦,医生为病人实施安乐死帮助他们实现自己的选择,也是履行自己的职责。

“法律不应回避安乐死。”刘贵芳建议,有关部门早日出台政策,推动安乐死合法化在我国变成现实,惠及更多的不治之症患者。

34年来,数百位人大代表相继提交

“安乐死合法化”相关提案

据浙江在线,其实关于“安乐死”的立法,我国早在1988年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就讨论过。

据了解,彼时在全国人大提出安乐死议案的是严仁英和胡亚美,两人分别是中国妇产科学和儿科专业的泰斗。严仁英在议案中写下这么短短几句话:“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但与其让一些绝症病人痛苦地受折磨,还不如让他们合法地安宁地结束他们的生命。”

严仁英(右)和胡亚美(左) 图片来源:中国人大网

到了1994年全国两会期间,广东32名人大代表联名提出“要求结合中国国情尽快制定‘安乐死’立法”议案。1995年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三次会议上,有170位人大代表递交了4份有关“安乐死”立法的议案。2003年3月9日,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的神经外科专家王忠诚,受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儿童医院院长胡亚美教授的委托,向大会提交了在北京率先试行“安乐死”并建立相关法规的建议。

然而,出于对国家制度、文化以及国际影响因素等多方面因素的考量,相关立法并没有推行。

时至今日,最早提出“安乐死合法化”的两位人大代表,严仁英已于2017年去世,享年104岁,胡亚美也于2019年去世,享年96岁。不过依然不断地有人大代表在两会上提出相关的提案。

据中国青年报,“重度癌症患者到了晚期的时候实际上就是镇痛,往往人到最终没办法治疗的时候都要经历癌痛。”全国人大代表李杰曾表达过类似观点。据媒体报道,他在列席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分组审议民法典人格权编草案时,和马一德代表建议“安乐死”写入民法典人格权编,“人的最终尊严应该受到保护”。

马一德当时设想了增加关于安乐死的条文:“经医学界定,无法救治且无法减轻病痛的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有权依法自主决定实施安乐死,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欺诈、利诱、胁迫自然人实施安乐死。自然人同意实施安乐死的意思表示应当采取书面形式,经相关主管部门审核批准,由取得安乐死资质的医疗机构予以实施,自然人同意实施安乐死的意思表示可以随时被撤销或者撤回”“任何组织与个人应当依法严格执行安乐死,侵害他人人身权益及人格尊严的,受害人及其近亲属有权请求侵权人支付医疗费、丧葬费和精神损害赔偿等合理费用,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在2016年两会期间,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培根建议考虑“安乐死”立法。李培根说,通过从立法上进行规范和完善,就不必担心产生不良社会效果,安乐死对社会不是一件坏事。“我本人希望以后有一天,我有权利选择安乐死。”

据浙江在线,2017年3月9日,在第十二届全国人大第五次会议浙江代表团驻地第三组会场,30位全国人大代表在一份名为《关于推进中国“安乐死”合法化的建议》上郑重签下了他们的名字。

瞿佳就是这份建议的领衔者,他认为,“安乐死”是一种优化的死亡状态,其本质是保证生命的质量而不是决定人的生与死。

作为医生,瞿佳看到许多病人在临终时是非常痛苦的。这个时候,病人有意愿结束生命,但医生是不能做的,因为没有相关法律支持。他认为,这些年,我国的经济、社会发展都很快,中国有责任在推进“安乐死”相关法律法规的建立中先迈出一步,所以这次他在全国人大提的一个建议就是,希望中国能推进安乐死相关法律法规的设立。

全球已有多个国家

将安乐死合法化

据澎湃新闻,目前,全球已有瑞士、荷兰、比利时、卢森堡、西班牙、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哥伦比亚等多个国家将安乐死合法化。

据了解,安乐死一般分为两类,一类是自愿安乐死,即协助自杀,是在患者自己的要求下,完成死亡行为。第二类是非自愿安乐死,这种安乐死允许依据其他人的意愿,如家属或医生,加速患者的死亡。

当前大多国家和地区合法化的安乐死,都是协助自杀。虽然这四个字常被单独划分出来,但也被大众认为是安乐死的一种形式。

不过,非自愿安乐死也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遥远。这种安乐死一般分为两类,一类是主动(积极)安乐死,即医护人员主动采取措施,加速病人的死亡;另一类被动(消极)安乐死,则是指中止维持病人生命的医疗措施,任其自行死亡。而第二种情况在现实中是存在的,即“患绝症放弃治疗”。

有业内人士称,“其实‘安乐死’每天都在国内发生”,许多患者主动或被动地放弃治疗,走向死亡。但至今国内仍没有详尽的法律去规范这种行为,大家依靠的仅是法理、伦理和道德。

编辑|段炼 易启江 杜恒峰

校对|程鹏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每日经济新闻。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作,风险请自担。

热门推荐
  1. NO.1 这项技术获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可助力冬奥会

    新京报快讯(记者 张璐)2020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11月3日在北京举行。“超高清视频多态基元编解码关键技术”项目获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这项技术将如何助力冬奥?未来8K、16K等超高清视频将给公

  2. NO.2 北京冬奥会冲刺脚步加快 警方最高规格落实场馆安保措施

      “进入场馆人员必须落实好疫情防控相关规定,逐人做好扫码登记、测量体温,必须出示证件才能进入场馆,只认证不认人。”2021年11月7日至11月10日,“相约北京”冰球国内测试活动在五棵松体育中心举办

  3. NO.3 为何要建国家公园?国家林草局解读

    新京报快讯(记者 陈琳)国家公园与自然保护区、自然公园有什么区别?建设国家公园出于什么考虑?10月21日,在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林草局副局长李春良介绍,按照生态价值和保护强度,我国自然保护地

  4. NO.4 丰台区解除全域疫情防范区

    2月7日16时,大兴区旧宫镇美利新世界小区解封。随着道闸抬起,居民们欢呼着走出小区。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李木易美利新世界社区居委会书记郝杰的双胞胎女儿给爸爸带来小惊喜——妈妈用超轻黏土捏的“冰墩墩”

  5. NO.5 血肉相连 生死相依——老区精神述评

    【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谱系】 光明日报记者 俞海萍 耿建扩 胡晓军 杨珏 赵秋丽 2021年6月28日晚,国家体育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文艺演出盛大举行。第一篇章“浴火前行”中,情景舞蹈《起义

  6. NO.6 人口自然增长率不足1‰:江苏等省份率先逼近“人口零增长”

    近日,中国统计年鉴(2021年)发布,显示2020年中国人口自然增长率大幅回落至1.45‰,创下数十年来的新低。但是,在已经发布统计年鉴的各省份中,部分省份的情况更为严峻。受到疫情冲击的湖北,2020

  7. NO.7 北京丰台站开始联调联试

    11月23日凌晨,检测试验车停在北京丰台站。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北京丰台站进站大厅的设计大幅提升了空间感。小档案北京丰台站丰台站作为国家“八纵八横”高速铁路网京港台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国首

  8. NO.8 江苏省委原副书记张敬华被查原因最新消息 附张敬华个人资料照片简历介绍!

    江苏省委原副书记张敬华被查原因最新消息,附张敬华个人资料照片简历介绍!12月1日20时,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江苏省委原副书记张敬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